“博客中国”的由来:感谢微软
2003-01-02 16:03:00
  • 0
  • 67
  • 52
  • 0

这是写于“博客中国”开通之处的文章,重新发出来,使大家对事实有所了解。对自己而言,有些根本性的东西是不能忘却的。也正是有着这样的记忆和经历,我绝对要以最大的力量保证“博客中国”的独立和自由。



2002年7月6日,周末的一个普通日子,成了我一生中不寻常的一天。这天,我将《向微软投降》《微软为什么》两篇稿件发给8家有着长期关系的网站和媒体。一两个小时后,我的文章陆续出来,许多都在重点推荐栏目上。再过一两个小时,这些文章却令人惊讶地陆续消失了。联系以后,才知道——周末的微软也反应迅速,其公关人员给各相关媒体做工作,施加压力;没有效果的,就搬用一些特殊的人际关系,要彻底封杀我的文章。我一边忙着争取文章复活,一边把相关内容拷贝记录在案。
     我忙了一个周末,微软也忙了一个周末。我在为自己的言论自由而忙,微软在为扼杀我的言论自由而忙。虽然我批评过无数的公司和人,包括联想、中关村和英特尔等等,但这是我进入IT业以来,第一次遭遇如此“强大”的封杀。
     感谢很多编辑朋友的理解和支持,我的努力大多发挥效用,使我的文章回到原来的位置。毕竟,微软的能量和我个人的能量,当然是不可比的。他们拥有巨大的金钱,我除了一点道理之外一无所有。发我的文章“不能带来现金流,还要得罪人”。好在,这个世界上钱还不是唯一的道理。
     从来没有像这一天那么忙碌,这一天我暂时不去关心IT业,不去关心国家大事,只是关心我个人的言论自由。对微软来说,这仅仅是两篇批评文章。它完全可以组织更多的反驳文章。如果需要,它甚至可以把我告上法庭。但对我来说,这意味着个人的言论自由,这是我的基本人权。
     我倒要看看,一个市场价值3000多亿美元的业界巨头,一个刚刚在中国发表过冠冕堂皇言论的跨国公司,一个来自口口声声在全球以维护人权为己任的国度的企业,能否有足够的能量剥夺一个普通中国公民的言论自由。这肯定不仅仅是我的个人问题。如果照此办理,总有一天我们所有中国公民的言论自由权利都会加上一个前提:在微软的利益面前,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试问,来自“自由”“民主”国度的微软如果对一个普通中国公民的言论自由都不能容忍,那么,人们如何能够相信,“我们(微软)的目标是培育中国软件业”(鲍尔默语)?人们如何能够相信,“微软是一个生态系统维护者”(黄存义语)?人们如何能够相信,“使微软成为中国发展软件产业的忠实伙伴”、“以资金、技术、市场和管理经验支持产业的发展”(唐骏语)。
     最近几年,我忙于互联网实验室,一直没有将重心放在写作和产业评论上。6月份开始,才重新启动。没有想到,与几年前相比,局面居然已经发生如此大的变化。甚至连一些网络媒体,也越来越间接地受控于市场的强势力量(少数拥有巨大广告的产业巨头),而开始远离弱势群体(中小企业、消费者和其他普通公众)。媒体应有的社会义务和公正越来越无从体现。尤其是微软这样的一个外国公司,居然可以如此蛮横地干涉中国公民的言论自由,实在是令人震惊。
     更令人悲哀的是,更多的人默认了这种现状,他们已经习以为常,甚至觉得理所当然。这的确是一个全局性问题,也是我写《向微软投降》的初衷。我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在文章中写道:“向微软投降,当然是生存和发展的上上之策,符合中国的社会状态,符合大多数人的需要。投降理论应该成为指导中国IT业发展的第一准则,甚至应该是指引中国发展的一盏明灯。现在,应该再写一本书,名字就叫《向微软投降》,呼唤并重新塑造中国的投降精神。你得承认,我们正处在一个投降的时代,投降是当今时代的主旋律!”
     可是,让我哭笑不得的是,居然有不少看过文章朋友,惊讶地来问我:“你真的要投降微软了?”于是,为了不再“误导”大家,我不得不为文章添加一个实在是画蛇添足的题记:“本文为一时激愤之作,针对当下中国软件产业弥漫的不正常的氛围,怒其不争,哀其不幸。最早放在一个论坛。但是,令我大为惊讶的是,居然大多数人看不出本文的真实用意,使我们的内心愈加悲哀和痛心!难道投降意识在这个产业真的已经如此深入人心?!”
     很快,我在著名的《北京青年报》也看到一篇署名文章,里面如此写道:“老有人提抓住微软的黑手,但伸向微软的黑手,是不是也该亮亮相了。第一是有些企业,是微软在各个领域的竞争对手,他们的行为很好理解,谁骂微软的嗓门大谁就是行业老二,这属于为企业发展卖力的。第二就是些无良的写手了,你骂小公司谁也不知道你是谁,而且骂微软就有现成成功的范例,以国家民族之名行窃谋私利之事,岂止无良,简直无耻。”
     虽然,写文章只占用我1/3的时间和精力。虽然,写微软的文章只占我所有文章的1/10左右。但是,我觉得如果世界上真的摆着一条如此简便的成功之路,自己没有任何理由退缩,而应该坦然戴着“无良、无耻”的帽子,“亮亮相了”。而且应该坚持,继续亮相下去。
     时代在改变,产业也在巨变。我相信人类的一些基本信念、人们追求的一些基本权利、产业发展的一些基本规则是不会也不能改变的。这是我们对人类的未来有信心、对中国的未来有信心、对这个产业的发展有信心的根本原因。微软如此作为,只能使我更坚定了自己一贯的信念。我的所有文字依然坚持一个共同的价值取向:直面挑战IT业的强势群体和垄断力量,为草根群体和创新力量摇旗呐喊。否则,真的不如回学校“烤书本”。而且经过这两年的实践,自己更加明白,后者才是这个产业真正的推动力,才是这个产业的最大活力和魅力。才是可能体现自己价值的地方。
     扼杀,失败;再扼杀,再失败;直至彻底失败。未来的事实将证明这一点。
     很久以来,自己一直就有开办个人网站的朦胧念头。由于这件事情,终于促使我不得不付诸行动。由于这件事情,就有了“博客中国”(www.blogchina.com)。除了“微软的敌人”外,我还被人冠上了“网络旗手”的称号,现在大家都觉得这个头衔更多带着讽刺的味道,但我自己依然把它当作是对自己最高的肯定。因此,我也希望能够将自己多年来积累的IT知识和经验,毫无保留地体现在网页上。并把自己平时看到的,认为最有价值的东西,随时提炼书写,能够与更多的人一起分享。也能够为朋友们提供一块“没有任何商业利益,没有任何先入之见”,展示独立思想的园地。同时,也使自己至少能够拥有一块不会被人扼杀的阵地。因为,我相信,这个产业还是需要一些独立而苛责的声音。
     在网站即将开通之际,收到了另一位朋友蒋胜蓝的邮件,里面是传媒巨头维亚康姆(VIACOM)董事长萨莫·雷石东(Summer M Redstone)的几句话,这位全世界年龄最大的CEO,65岁才开始进军传媒产业,当时人们都认为他疯了。
     “你认为我老吗?我可不这么认为,别叫我老人。我是一个内心有驱动力的人,渴望不断取得胜利。虽然这并不意味着我总是胜利,但我会不断尝试。”“大的成功并不来自成功本身,而是来自于失败、挫折甚至灾难,关键在于如何对待它们。”他说:“在美国乃至全世界,自己都要比对手好得多”
     一位81岁的老头尚且如此,我们这样的年轻人还能有什么理由退缩?我觉得这席话是对自己很及时的鞭策。的确,这个社会到处充满了“向下”的诱惑:一个人顺流而下,非常容易,也非常自然。
   因此,我也很希望这席话,以及这个网站,能够给每一个读者带去更多独立思考的能力,更多积极向上的力量。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