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兴东:中美科技战的本质、战略与对策
2020-06-19 17:28:02
  • 0
  • 0
  • 8
  • 0
在2020年6月6日下午举行的第六届互联网治理与法律论坛暨第二届网络空间国际治理研讨会上,互联网实验室创始人、浙江传媒学院互联网与社会研究院院长方兴东教授作了题为“中美科技战的本质、战略与对策”的主题报告。

一、中美科技战的本质

疫情改变了整个世界,但是却没有改变中美科技战。我个人把它定义为“人类科技发展进程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两大力量的博弈之战”,它是一件必然发生的事情。

中美科技战的本质是争夺未来科技主导权,更具体说,就是美国失去长期把持的绝对垄断地位,进入一个中美两强各具优势的竞争态势。美国要对中国科技崛起进行遏制,只要不超越美国一切都好说,超越了就不可以。因此我认为脱钩只是手段而不是目标,遏制才是根本目标。科技战的本质与特朗普是否上台没有本质关系,与华为是否是中国公司也不是最本质的关系,包括与是否有这次疫情也关系不大,这是人类科技史的必然战争,也是科技自身发展的需要。技术需要通过竞争,继续全面普及的新阶段。

因此,短期内中美会发生局部的、阶段性的脱钩。实际进程,要看美国政治干预下,全球范围内科技领域和科技产品究竟是“去中国化”,还是“去美国化”哪一个进程占上风。这不是两国的单打独斗,更是看谁的外部性更强,谁的凝聚力更强。

中国崛起并与美国形成优势互补的平衡态势和竞争态势,是大势所趋。总体上比较乐观,所以只要中国不犯战略性错误,不走极端,我们胜券在握。但是美国目前肯定不甘心,很长一段时间不会罢休,短则三、五年,长则五年、十年,双方肯定斗争不断。

二、中国的战略与对策

对我们来说,价值观是制高点,必须牢牢抢占。价值观的关键词包括开放、全球化、公平竞争、创新等等。而评判科技战的核心还是利益,利益权衡、利益衡量、利益意识很重要。发展是硬道理,实力是硬道理,目前我国的实力还是不足,重点需要做强自己。目前中美之间表面上针对的是核心技术,利用核心技术来卡我国,但是实际上还是要看未来的产业生态里是否会出现“去美国化”的态势。目前在通讯设备、传统IT、智能手机等三大核心生态中,美国仍处于绝对垄断,但我国有可能启动新的生态。因此,我国应该实行积极防御,反制要有力度,让对方付出代价;整体上又更加开放。当前看似呈现的是对领军企业、核心技术、产业链等打击,但最终双方生态之争才是决胜关键。

“华为事件”与其近20年的崛起和技术演进分不开。2003年,思科起诉华为,收入上华为与思科几乎相差一个数量级。2015年,华为的收入全面超过思科。因此,我在四年前就作出判断:美国可能利用核心技术和产业链优势断供,要求美国企业停止供应华为关键零部件和技术,致使华为设备和手机业务遭受重创。因此“华为事件”不单是特朗普政府的产物,而是美国长期发展战略的产物。以十年为一阶段划分,中国高科技的基本进程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起可以分为模仿、追随、崛起、冲突和平衡。而华为超越整个中国科技产业5到10年,成为“出头鸟”,即美国打击的对象。

结合美国的战略目标和迄今的所作所为,我们可以对美国的思路和底牌有一些基本判断:

  • 无论科技战怎样打,生意还是要做,美国企业的利益尽可能顾及,所以尽管招数很狠,但是依然不断延长供货。
  • 中国14亿的市场不愿放弃,市场始终是第一位的。赶都赶不走,美国绝不可能主动放弃。
  • 华尔街的股市不能因为科技战而受到巨大冲击。
  • 目前主要是选择性脱钩,试图通过产业链转移,实现利益最大化。
  • 决定进程的核心:究竟是去中国化还是去美国化,比试谁的外部性更强。一旦认清得不偿失,美国肯定会收手。

真正塑造历史的力量包括自下而上的,技术的趋势、市场的力量、全球学术共同体和互联网的力量;以及自上而下的政治力量。而不是自上而下的政治力量。所以,趋势在我们这边,我们需要的只是顺势而为。

美国发动的科技战基本属于“阳谋”,通过分析研究美国公开信息都可以判断。我们要分层次、分梯度地实施积极防御战略,精准施策,进行区域、产业和市场的区分。

我国可采取的措施包括:

  • 支持华为,夯实国内根据地,不被牺牲,不陷入困境;
  • 采取反制措施,进行对等的制裁;
  • 进一步开放,包括对等准入;
  • 制定全球市场战略,包括欧洲、亚洲、拉美、非洲等。

立足长远来看,需要制定一些根基性的大招:

  • 在5G技术上敢于引领,抓住弯道超车的历史性机遇;
  • 安可:借助互联网新趋势,启动传统IT市场的重新洗牌,从服务器芯片入手,撼动Wintel的长期垄断;
  • 重视鸿蒙生态建设,是时候启动智能移动生态了;
  • 加强制度建设能力,借鉴美国的战略和制度;
  • 启动全球人才流动潮,加入顶尖人才的争夺;
  • 推动产业界全球去美国化的趋势,最终以战止战,迫使美国休战。

中美科技之争不是简单的超越问题,更不是你死我活的问题。而是产业需要走出单一中心,激活全局性的竞争。两个体系、甚至多个体系不是坏事,而具备结构性的竞争活力和动力。所以中美科技战是全球科技大格局的新起点,不是开放与全球化的终结,科技战将迎来更加开放的全球化2.0,借助互联网普及面向全球75亿人的科技全球化新局面。

最终的博弈要看究竟是“去中国化”还是“去美国化”。对我们来说,一切的核心围绕如何启动和加速“去美国化”进程,启动非美国垄断的新生态。改变过去整个IT产业和互联网产业以美国为单一中心的旧格局。形成让每一个消费者、每一个企业、每一个国家都具备选择权的双(多)体系、双(多)生态。覆盖全球所有国家所有人口!

因此,着眼生态竞争,外部性是关键。所以,挂钩比脱钩更重要。现在不但中国高科技第一阵营在美国缺乏基本的存在,而且美国科技第一阵营的FAAMG,其实在中国市场的存在感也不够。所以,中美现在已经比较“脱离”的市场,应该加大开放力度。社交媒体、云计算和视频媒体等内容可考虑进一步开放,激活竞争,强化挂钩。而一些有竞争力、可替代市场上要可以作为反制手段,让美国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有打有拉,有脱有挂”。

从区域来说,对日、韩、台湾地区等第一岛链要更加深入思考亚洲战略。欧洲在中美博弈间具有决定性力量,需要其保持中立。随着亚非拉等区域的开放,会成为互联网下半场的主要驱动力。

站在历史视野和全球格局下,我们要走出重商主义,超越利益取向,在开源领域体现中国力量,提供更多原创性核心技术。最终中美还是会走向和平共处,但这场科技战必然会带来新的格局。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