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兴东:打破垄断,才能激活数字经济
2021-08-10 11:19:15
  • 0
  • 1
  • 6
  • 0

首发于2021年8月10日环球时报

最近,某头部互联网公司研究院研究人员发表文章称,中国与美国在数字经济方面差距不断扩大,中国的科技产业正处于低谷,中国必须紧紧抓住信息化发展和数字革命的历史机遇。之前,也曾有一些专家在各种场合发表言论,称国家的反垄断行为会影响头部互联网企业发展,损害中国竞争力,无形中给美国帮忙。实事求是地说,中美数字经济差距的确有逐渐拉大的趋势,尤其是头部互联网企业。强化而非弱化反垄断,重构互联网竞争格局,而非继续现有的“围墙花园”生态,激活竞争和创新,中国才能重新获得追赶美国数字经济的新动力。因为,中美数字经济差距的拉大,从2014年就已经开始。

中国互联网发轫于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那时候,无论是商业模式还是风险投资,我们都是美国的追随者和模仿者。不少投身中国互联网的创业者当时最大的梦想,是创办一个10亿美元级别的互联网公司。而在1999年底,微软和思科的市场价值最高时候达到5000亿美元。

21世纪初,中国互联网产业才真正开始浮出水面。2005年8月5日,百度成功上市,市值接近50亿美元,开始瞄准全球前十大互联网企业的队伍。2007年,阿里巴巴上市第一天,市值达到200亿美元,昂首挺进了前五。2008年中国网民数量首次超过美国,成为中国互联网产业发展的坚实基础。2011年,阿里巴巴、腾讯与百度全部跻身500亿美元行列。2013年下半年,腾讯市值突破1000亿美元,这是中国互联网头部企业显露与美国互联网巨头并驾齐驱势头,中国互联网整体实力与美国最为接近的时刻。

然而,自2015年开始,由于依赖垄断地位,缺乏创新突破以及全球化受阻,BAT市场价值一度不升反降,距离高点损失2000亿美元。而谷歌市值其后突破5000亿美元,亚马逊和脸书市值突破3000亿美元,中美互联网差距15年内首次被拉大。2015年至今,苹果、亚马逊、谷歌及脸书和微软纷纷开启更加强势的全球化突破性发展,并极大强化了各自在科技核心领域的竞争优势。苹果的iOS、谷歌的安卓、亚马逊和微软的云计算以及脸书的移动社交共同构建了美国在全球移动互联网时代自下而上基础性的垄断性优势。截至2021年8月6日,五家超级平台市值总和达91373亿美元,比起7年前平均提升4倍以上。相比之下, BAT仅从7年前的4671亿美元提升至今天的11513亿美元。TikTok的崛起是7年间整个中国互联网产业为数不多的全球性亮点。

考察美国互联网这些年的发展经验,我们可以发现一些基本的规律。首先是依靠创新,寻求核心技术突破。核心技术才是一家企业持续保持强劲增长的可靠保障。其次,全球化是最确定的制胜之道。美国互联网巨头的通常活跃用户中,美国之外的用户占比超过80%,美国之外的收入占比超过60%。再次,敢于大力度投入,布局未来,引领前沿探索。无论是脸书在VR与AI方面的投入,还是亚马逊在云计算和智能语音等方面的投入,都是在为未来引领持续谋划布局。

全面审视历史,事实一目了然,问题一清二楚。唯有坚决果断地强化反垄断,打破中国互联网垄断驱动的畸形发展路径,重新走向竞争驱动、创新驱动的道路,中国数字经济追赶美国,才是顺理成章的。

只搞垄断,不搞创新,再强大的企业有一天也可能轰然倒塌,再好的机遇都会错失。首先,我们需要完善平台治理机制体系,坚定反垄断决心问题,针对垄断型企业展开纠偏工作,迫使垄断性平台形成真正的开放机制,使平台内的数据能够无歧视、无条件地开放,尤其是面对中小企业开放。

其次,反垄断需要精准制导,避免盲目扩大化,聚焦真正的问题,不能波及更多的中小企业,是激活而非抑制互联网行业的发展动能。切勿偏离反垄断的目的和方向。

再次,推动中国互联网企业走出去,在全球市场经历竞争的洗礼,真正树立起互联网企业应有的格局与价值观。过去7年,中美数字经济差距拉大的核心问题,在于头部互联网企业沉迷于国内市场的垄断扩张,不再冒风险大力度布局前瞻性的创新,尤其不寻求高门槛的全球化突破,深陷内卷的负循环漩涡中。

无论是抵御美国发动的科技战,还是助力国家摆脱被“卡脖子”困境,坐享中国互联网发展最大红利,占据市场价值排行榜和企业家财富榜靠前位置的互联网巨头,显然没能发挥出更大的作用。而强化反垄断,引导国家战略科技力量,是果断而及时的重大战略部署,有助于中国互联网企业真正走向正常化,重构中国互联网的新格局。

当今互联网发展的趋势在我们一边,时间也在我们一边,我们怎么可以继续沦陷在不进则退的垄断负循环之中?通过反垄断纠偏,重新激发创新活力,才有更开阔的出路。(作者是浙江大学社会治理研究院首席专家,全球互联网口述历史【OHI】发起人)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