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的每一个公共政策都会影响我们每一个人
2021-04-30 14:17:35
  • 0
  • 0
  • 3
  • 0
摘要: 知识产权本身实际上是一个利益平衡机制,不能把它绝对化,不能一刀切。把所有的用户,所有影视版权绝对化。我们最大的问题还是看要不要过度保护,要维护我们有限的合理使用的空间。尤其在互联网角度,版权保护的许可文化和版权开放的共享文化,这两种文化应该是一个包容的、并行的关系。我觉得版权文化相当于鱼,开放的共享文化属于水,这两者之间不能倒过来。

版权之争这个问题很复杂,需要多个学科的专家一起来共同探讨,不同的观点可以尽情的交锋。希望通过今天这样的活动,让更多的专家学者参与进来,围绕互联网的很多公共政策,能够发出自己专业、理性、客观的声音,能够推动整个治理现代化。因为接下来互联网的每一个公共政策都会影响我们每一个人。

知识产权保护要进入到一个真正精细化的、比较科学理性的阶段,是我们治理现代化的一个必然过程

大家好,非常感谢各位专家学者,很多都是老朋友,也有一些新朋友。这次会议组织时间非常短,但是来了这么多朋友,我非常感谢大家的信任和支持。

这次版权之争非常热闹,500多位影星,每一位影星都比我们大,虽然是神仙打架,但是我觉得非常客观理性的专家学者的声音还是少了点,这是我们开这次会议的出发点。这场争端很复杂,涉及面很广,大家看起来好像是个维权,但是涉及到整个影视版权的秩序,也涉及到整个互联网平台的竞争秩序,还涉及到广大网民用户的创作和分享的秩序,所以我跟胡钢说这个问题需要我们好好研讨一下,从专家角度能够发出一个比较理性的倡议书。

我本人不是知识产权专家,但是90年代进入互联网以来,版权的问题我始终加入在里面。微软打盗版,传统媒体跟互联网维权,进入2000年音乐公司跟百度、雅虎这些搜索引擎维权,还有包括后来头条起来以后,网站跟头条之间的维权,这次是长视频跟短视频之间的竞争。

20多年来,演员不一样,但是剧本是差不多的,都是因为新的商业模式起来以后,守旧者以版权来维护自己的利益,相当于一个修昔底德陷阱,但是创新是管不住的。所以这次的案件我觉得最大的意义就是这20多年过来了,知识产权这个问题到今天应该到了一个新的拐点,就是原来我们国家这种粗放式的知识产权保护可能要进入到一个真正精细化的,比较科学理性的阶段,这也是我们治理现代化的一个必然过程。

版权保护的许可文化和版权开放的共享文化,他们应该是一个包容的、并行的关系

知识产权这个问题虽然大家好像都不知道,但是这20多年我自己经历下来,首先我觉得很多人都在误区里头,认为知识产权保护就像绿色环保一样就是绝对化的。包括我们一些官员。实际上知识产权本身是一个利益平衡机制,不能把它绝对化。就像比如说短视频起来以后,它作为一种新的传播方式,影视作品在短视频的平台上是一个新的历史性机会,当然对于很多长视频公司来说可能会面临新的挑战。

第二个就是这种方式不能一刀切,还是应该按照不同的情况分门别类。比如我觉得是一个网民分享短视频,大部分人都是为了分享,不是为了保护。但是如果有一些五六分钟看完电影,可能会影响到版权这可能另当别论,所以这里面我觉得不能一刀切,把所有的用户,所有影视版权绝对化。

目前来说中国知识产权的整个制度,立法水平已经很高了,属于世界的最高水平,相关部门也很努力,做的成绩很大,维权的官司也打了很多,应该说已经非常完备了,但是我们最大的问题还是要看不要过度保护,要维护我们有限的合理使用的空间。尤其在互联网角度,版权保护的许可文化和版权开放的共享文化,这两种文化应该是一个包容的,是一个并行的关系。以我自己的比喻来说,我觉得版权文化相当于鱼,开放的共享文化属于水,这两者之间不能倒过来。简单举三个例子。

  • 我不知道大家多少人知道好莱坞是怎么来的,好莱坞当年在20世纪初的时候能够起来就是因为纽约的专利制度太猛了,所以很多中小商贩为了逃避版权到了西海岸,才有了今天的好莱坞,但是今天的好莱坞已经站到自己初心的对立面。
  • 这件事情也是,以前我们开研讨会都是传统版权商来跟互联网公司,这次可能就是互联网公司跟互联网公司之间开始新的博弈。
  • 另外一个就是大家今天享受的互联网,互联网所有的核心技术基本上都是在开放的版权下,不管是TCP、IP也好,3W也好,许可文化、共享文化,一定不要把它绝对化。因为我觉得在绝对的保护是一个极端,绝对的开放是一个极端,真正的知识产权制度应该在两个极端之间寻找一个好的平衡点。

所以我觉得短视频时代,我觉得我们每一个普通网民,主要通过短视频,要通过分享来传播知识,来展现自己。所以我觉得这个案件虽然跟我们关系好像不大,但是实际上如果处理不好对我们每个人都有很大的影响。所以今天我们有大量的法律专家,也有很多传播学界的很重要的专家,还有像经济和管理学方面的专家,因为这个问题很复杂,就需要多个学科的专家一起来共同探讨。这个问题很复杂,大家可以畅所欲言,不同的观点可以尽情的交锋。我大概就说这些。

最后再次感谢参加的专家学者,也感谢今天参加会议的所有听众。

非常感谢各位专家,也非常感谢这么多朋友一直听到现在,我觉得这个会议非常精彩,我相信除了我之外专家们也会很有收获,很多精彩内容我都会吸收到这个倡议书里头。今天我们也是提供一个平台,能够让各方讨论,我觉得很多公共政策就需要大家各方专家能够深度讨论以后,各方问题就能比较清晰。刚才韦之老师也说了,公共利益各方都可以达到,但是公共利益基本上是一个无主之地,没有人会为了这个公共利益去不断地推动这个事情。我自己是很有感触的,这一点我想到本来今天让寿步也发言一下。我们在2001年的时候当时国家颁布软件保护条例的修改版,是2002年1月1日生效的,当时我们看到这个版本以后,马上要生效的时候我们组织了20多个专家学者,对很多条款发出了不同的声音,因为这里面最重要的就是它不但把合理使用的范围大幅度的缩小,更重要的就是里面让每一个用户,如果使用盗版软件需要承担法律责任,那我觉得这完全是一个过度保护的,是不合理的,所以我们发出了各种声音,包括倡议书。最后实际上就是最高院,就是最后通过司法解释把这个条款调整了。因为我们作为一个用户,我们没有能力辨别哪一个软件是不是盗版,但是制造销售盗版的侵权肯定是毫无疑问的,但是你要让每一个消费者都变成一个鉴定这个软件是不是正版还是盗版的,那完全是对整个社会利益是一个极大的侵犯。

未来互联网的每一个公共政策都会影响我们每一个人

    所以我觉得法律也不要太绝对化,有不合理的东西我们还是要挺身而出。因为我觉得在过去的20年来,我们中国互联网,我觉得商业力量也是发展的很快,成长力量也大大加强,我们的政府也非常强,但是我觉得我们专家把代表公共利益的专家学者的声音,这20年来没有退步,也肯定没有什么太大的进步,所以我是希望通过今天这样的活动,让更多的专家学者参与进来,围绕互联网的很多公共政策,能够发出自己专业、理性、客观的声音,能够推动整个治理现代化。因为接下来互联网的每一个公共政策都会影响我们每一个人。接下来就进入到下一个环节,就是我们再讨论一下这个倡议书,今天这个会议就结束了。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