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做操作系统如何才能出奇制胜?
2019-06-05 09:50:55
  • 0
  • 22
  • 20
  • 0
本文发表于2019年6月5日《环球时报》,题目为《做操作系统,如何才能出奇制胜》。

这次美国政府对华为的极限封杀,华为暴露出的最大短板无疑就是操作系统。主导服务器和台式机的Windows操作系统一断供,业务基本休克;而智能手机方面谷歌停止安卓授权,海外智能手机业务全线受压。华为自己做操作系统是唯一出路。

操作系统无疑是整个信息产业领域最难的领域,IBM、三星等多少大型公司都折戟其中,无功而返。甚至PC操作系统霸主微软在手机领域也是败得一塌涂地,数百亿美元打了水漂。那么,华为做操作系统究竟有多大胜算?相信大多数人都会抱着将信将疑的观望态度。而我认为,华为在操作系统领域一定能够脱颖而出。当然,前方道路究竟顺利与否,很多程度上取决于华为将如何做操作系统。人人都知道,操作系统的核心不在于技术而在于生态系统。而这一块,恰恰一直是华为的短板。

我坚定看好华为做操作系统。但是,这一次,华为唯一的敌人就是自己。做操作系统和目前华为做过的一切产品,已经取得的一切成就,都不一样。迄今为止,华为所有的成功都归结于华为做产品的成功。既是最近几年异军突起的智能手机,也依然是产品的成功。由于过去华为的基本法中一直明文禁止华为进入信息服务业。所以,迄今为止,华为在真正的服务领域的尝试,也是乏善可陈。比如过去不断尝试的互联网应用服务和最近的云计算,都和华为的成功不相称。所以,操作系统对于华为的挑战,核心在于华为整个公司根深蒂固的产品基因,如何能够在当下这种极限施压下,完成从产品思维到服务思维,再到生态思维的突变和跃变。要知道,一个企业要能够完成一个台阶的转变就很难得,何况华为这一次要完成的是“三级跳”。

所以,华为做操作系统,华为需要自身如何突破思维。这需要华为走出过去自己的“舒适区”,去打破很多过去的固有框框。我相信以任正非身上非同凡响的企业家精神,再大的外部压力和打击,都不可能摧毁他,只可能进一步激励他。但是,面对如何突破华为的固有思维,甚至很多一贯的公司“铁律”,可能是更大的挑战。

全球智能手机操作系统如今基本大局已定,苹果iOS和谷歌安卓两分天下。华为为了突围,必须杀出一条血路,颠覆整个产业格局,实现三分天下。这肯定是全球信息技术产业史上最艰苦卓绝的奇迹。华为操作系统的机会在哪里?产业的变局当然是很重要的原因。但是,产业的变局是一个缓慢的过程。而操作系统对于华为是燃眉救急的生死大事。所以,通过意义上的战略、战术并不够用。必须采取一系列非常规的举措,才可能把不可能变成可能。

那么,操作系统的关键点究竟在哪里?我们必须纵览整个全球产业格局,发现其中最大的短板和软肋。也寻找华为自身可以联合的最大的资源和最大的力量。这场战斗的核心就是通过一系列的开放、创新和突破,让华为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完成全球智能终端的新基础设施的建设,而不仅仅是一次自救行为。这肯定是全球整个行业合作方式的全新升级,模式、理念和价值观都需要提升到全新的高度。

让我们看看两个竞争对手的情况。苹果和谷歌当今都是将近万亿美元级的超级巨头和平台。iOS虽然是封闭系统,苹果自己独家使用,但是作为全球智能手机领域的开创者,从2007年发布iPhone以来借助先发优势,在全球积累的活跃用户超过10亿,每年服务的收入已经达到500亿美元。而谷歌的进入虽然略微滞后,但是借助开源的理念,后来居上,迄今全球活跃用户已经超过30亿,可以说是掌控全球网民最多的超级平台。华为要与这两个当今科技领域最强大、而且已经牢牢确立优势地位的对手比拼,其难度可想而知。两个巨头最大的力量还不在于每年比华为规模更高的千亿美元级收入和百亿美元级利润,更在于其直接掌控的平台之上的百万级应用、千万级开发人员和十亿级活跃用户。华为此役最大的难度绝不在于与两个大公司的竞争(那就简单了),而在于与两个平台之上的百万级应用、千万级开发人员和十亿级活跃用户的博弈。所以,这是一场事实上的“人民战争”,竞争的制高点在于如何动员和汇聚全球的广大民众的力量!这需要具备全球高科技历史上最强大、最快速的动员能力才有可能取得胜利,而这恰恰是华为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新型战争!对于高科技领域身经百战的任正非来说,这也是老革命遇到的新问题。虽然他拥有全球高科技领域非同一般的战略上的远见卓识,虽然华为拥有制度创新和管理创新方面出类拔萃的强大执行力。但是,这些依然不足以确保此战的基本胜算。

所以,华为要突破没有绝招和奇招,仅有压力、悲情和激奋是远远不够的,仅有自身的技术、资金和研发人员是远远不足的。用华为过去成功的一贯方法和策略,也是不行的。那么,华为如何才能出奇制胜?除了尽可能兼容安卓之后,华为必须用好当下智能手机操作系统领域存在的三大命门:

首先,真正意义上的全面开放源代码。与其他产品不同,操作系统更具公共性,所以只有越开放越有力量。在开放性上一定要超越iOS,也要比安卓走得更远、更深入。华为应该真正面向全球开源,超越安卓的“伪开源”,树立全球开源运动的新规则和新标杆。并且借助华为手机巨大的存量用户和出货量,快速吸引和汇聚全球千万级的开发人员。这个事业就势不可挡。

其次,还需要进一步开放生态,进一步提升操作系统的公共性,最大程度汇聚行业各方力量,成为世界很多国家的首选。苹果iOS最大的软肋就是过于强势和霸道,通过苹果应用商店,要对应用开发商坐收30%的“买路钱”,超过任何苛捐杂税。对于全球所有应用开发商来说,越来越成为不可承受之重。而苹果由于硬件销售开始下滑,所以服务收费成为支撑股价的主要支柱,绝不会轻易放松。而华为刚刚赤脚上阵,完全可以重新打破规则,让开发商获得最大利益动力和新的空间,重塑整个智能手机操作系统的商业规则。

第三,应该考虑开放股权。苹果iOS自己独家使用,安卓系统是谷歌自己内部的一个业务线,那么,华为可以通过开放股权(这是华为过去一直坚守的禁区),起码应该联手深圳的腾讯,甚至进一步联合阿里、头条、百度等,甚至小米、OPPO、vivo等国内手机厂商,也可以考虑风险投资,集合更多力量组建合资公司,独立融资上市。通过构建强大的利益共同体,高起点起步,快节奏进军,产业链多层次协同。

一方面形势逼人,对手不是一般的强大。华为在操作系统方面的突破,必须通过改变游戏规则,才能走向成功。核心在于将华为的开放程度提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程度,要走到比美国高科技企业迄今抵达的更开阔、更高远。华为敢于突破自己固有的框框当然是其中的重要方面。操作系统一旦突破,不但是华为手机业务打开一条生路,更是为华为未来整体从产品型企业转型成为服务型企业和生态型企业,奠定了最重要的基础。困难的确“亚历山大”,但是,机会不是没有。利于好这次契机,华为敢于自我突破,就一定会势不可挡!

“中美科技战美国观察”系列推荐

高科技行业反垄断,会否终结赢者通吃的时代?

任正非——中国第一个世界级高科技企业家

全球高科技的“去A化”浪潮

商务部清单制度标志着中国积极防御战略成型

中美科技战,中美行业协会和组织该做什么?

如何看待IEEE事件?我们怎么办?

方兴东:AI治理,中国该如何积极有为

特朗普的行政命令,究竟谁在“杀敌八百,自损一千”?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