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会给中国断网吗?必须假定会断!
2019-06-06 09:10:54
  • 0
  • 36
  • 100
  • 0

(说明:方兴东“中美科技战美国观察”系列首发博客中国,近距离追踪科技战进展,基本保持每天一篇。更多文章敬请关注博客中国网站(www.blogchina.com)和微信公号!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博客中国”。)

题记:美国会给中国断网吗?这个问题即便在半年前,答案都完全不一样。可以毫不犹豫地给与否定的回答。根本不要大惊小怪,更不用阴谋论。但是,现在,我们必须假定美国会断网!首先,断网作为美国不择手段的手段,绝对是“极限施压”的一大利器,完全可以成为可能。其次,掌控互联网核心资源的ICANN虽然已经脱离美国政府控制,但是,从IEEE事件看,因为ICANN注册地在洛杉矶,完全可以被美国政府政策法律所主导。第三,理论上和技术上看,美国今天是可以给中国或者任何一个国家实施断网手段。当下依靠根服务器的镜像服务器和备份服务器等方式都无法有效解决断网的挑战,无法解决继续全球互联互通的问题。所以,我们必须在战略上把应对美国断网作为选项之一。但是,与国内一些极左言论不同,应对断网绝不是中国自己重新自立门户,那么更是与全球自我隔绝,后果比特朗普还害人。中国是全球互联网坚定的支持者、建设者和捍卫者!解决问题唯一的出路,就是与国际社会一起,团结大多数国家,争取ICANN总部搬离美国,移到能够有效远离美国“政治病毒”的中立国。这是世界各国一劳永逸解决“断网”威胁最根本的办法。

IEEE事件给我们最大的警示就是,人类共同建设和拥有的互联网有没有可能发生类似的事件?在“美国优先”的旗帜下,美国政府有没有可能控制互联网作为终极武器?这个之前完全不可想象的情况,如今却没有人再敢肯定地否认了。

今天我们再回首,就会明白,互联网领域最大的幸运之一,大概就是2016年10月1日美国政府向ICANN移交互联网基础资源管理权,结束了美国政府ICANN近20年的掌控。这绝对是人类历史上最惊险的事情。要知道,仅仅一个多月之后的11月9日凌晨,美国总统选举初步结果揭晓,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战胜民主党候选人、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赢得总统选举,成为美国第四十五任总统。要是没有这短短的时间差,ICANN移交一事很可能就无法实现。那么,现在如果特朗普直接掌控了互联网的控制权,那世界将会如何?

要知道,在移交成功之前,特朗普所在的共和党曾对此事发起一轮轮强有力的狙击。特朗普本人态度始终很明确,美国绝不应该移交互联网域名管理权 。在2016年8月份接近移交日期的最后关头,特朗普竞选阵营的全国政策主人史蒂芬•米勒(Stephen Miller)发表声明称:“美国国会应该阻止政府于10月1日移交互联网域名管理权,否则将失去互联网自由。而一旦失去这种自由,就没有办法再确保互联网被积极利用。”而共和党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迈克•李(Mike Lee)和众议员达菲肖恩(Sean Duffy)更是联名致函美国政府,强烈反对美国政府“放弃互联网”的计划。认为互联网域名管理功能是美国政府的资产,移交出去就是出卖国家资产。

好在有惊无险,移交最终顺利完成。与特朗普上台擦肩而过。否则,稍微一拖延,特朗普上台之后就根本不可能再实现。让特朗普这种奉行“美国优先”理念的人掌控了互联网的控制权,后果不堪设想。拥有了当今网络时代最强大的武器,就如同孙悟空有了金箍棒,以此为武器,怎么可能不搞得天下大乱?!全球互联网的未来将何来保障?!

互联网域名等核心管理权移交到了非营利组织ICANN,应该是奥巴马做出的最大的历史贡献之一,这也是20多年前克林顿政府想做、并且承诺,而没有完成的事情。但是,现在看来,成功移交并不能保证全球互联网的安全。位于洛杉矶的ICANN虽然是一个国际化的非营利性组织,也被称为是由“全球利益攸关体”共同运行的。从最近美国政府封杀华为事件中,同样是注册在美国的国际学术组织IEEE,以及SD协会、WiFi联盟、JEDEC协会等行业组织,都成为了美国政府实施封锁的武器。正如IEEE主席解释的:“作为一个在美国纽约注册的非政治性、非营利组织,IEEE必须遵守美国及其他地区管辖权内规定的法律义务。”

过去纯粹理论上,或者阴谋论者所谓的极端情况,在特朗普治下的美国,已经不是纯粹的虚拟语气了。而变成了“一切皆有可能”的现实挑战。“美国政治病毒”过于强大,一旦发作起来,当今地球上还没有有效的“杀毒”和防御工具。所以,华为事件活生生告诉我们,未来ICANN也不再安全可靠。对全世界来说,这可是天大的问题。冒什么险也不能让全球互联网冒险。那么,怎么办?

这种因为特朗普行为方式而凸显的政治风险,与国内个别人煽动的一些极端言论要区分清楚。也就是所谓“中国没有互联网,我们所用的都是美网”,号召中国自己建设一个与世界隔离的“互联网”的极端言论,不乏一些有名专家,因为具备一定专业性而极其蛊惑人心,是把国家直接往沟里带。任何让中国走向极端民族主义,走向封闭隔绝的言行,都是对国家真正的危害。中国绝不能走到现有国际规则体系和全球现有网络体系的对立面。这一点我们必须清醒和冷静。

另起炉灶,另立山头显然不现实,也不可行。因为一个世界只可能是一个网络。但是,从特朗普的表现来看,对一个主权国家实施“断网”过去是不可想象的,现在却再也不能确信了。唯一有效的方式,就是联合全世界各国发起倡议,将ICANN总部搬离美国,搬到日内瓦等能够确保不被政治所挟持的中立国,确保全球网络的真正安全。如果ICANN是货真价实的“全球利益攸关体”机制,那么这可能是实施最方便、代价最小的方案。

面对特朗普随时动用美国国家机器干预科技和产业的风险,类似ICANN和IEEE这样的国际组织,“走为上策”,搬出美国,可能是当下最现实可行的路径选择。否则由此引发的重大风险,以及面临分裂的危险,都可能是很大破坏性的。

ICANN总部面临的风险直接关乎世界各国重大利益。首先,ICANN置身美国,必须遵守美国法律,类似华为事件,特朗普通过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况,可以很便捷地操控立法和执法,让ICANN按照美国政府的意愿对任何国家或者实体实施精准制裁,实施断网甚至从根服务器抹去,都是顺理成章。其次,随着世界各国越来越依赖互联网,ICANN具有牵一发动全身的独特地位,开始具备直接瘫痪一个国家的整个网络和其他关键基础设施,甚至瘫痪经济、社会和生活的能量。这个武器对于美国实施极限施压和极限打击,威力远超任何军事和政治力量。第三,类似IEEE这样的学术组织,毕竟有着历史悠久的全球学术共同体的价值观基础,还很难轻易实现美国的战略目的,必将遭遇世界各国学术界的强烈反对。相比之下,以所谓“多利益攸关方”治理的ICANN,实际上非常脆弱,防御和制约能力非常有限。

除非,美国政府能够做出额外的承诺和保障(但是,不履行自己的承诺已经是特朗普的专利),想真正消除风险和不确定性,全世界网络治理的多利益相关方们,是时候坐下来认真探讨了。为了互联网共同的繁荣和安全,为了极端情况不会真的发生,让最极端的情况没有机会和空间发生,防患于未然。

20多年来,欧洲、亚洲等很多国家都在联合国、ITU等平台上多次发起过,呼吁互联网管理权能够脱离美国政府的操控。但是,每一次都不了了之。根源在于之前的理由还都是基于比较主观的担忧,而不是现实确切的威胁。而如今,这种危险已经变得是实实在在。虽然,互联网管理权的转移也完成得差不多,目前ICANN的治理架构也算过得去,但是现在依然属于“行百里者半九十”,还差最后一步。这个问题解决不彻底,全球互联网面临的危险就没有解决。全球应该团结起来,齐心协力,让互联网能够真正摆脱险境。所以,现在是时候开始真正的行动了。

“中美科技战美国观察”系列推荐

高科技行业反垄断,会否终结赢者通吃的时代?

任正非——中国第一个世界级高科技企业家

全球高科技的“去A化”浪潮

商务部清单制度标志着中国积极防御战略成型

中美科技战,中美行业协会和组织该做什么?

如何看待IEEE事件?我们怎么办?

方兴东:AI治理,中国该如何积极有为

特朗普的行政命令,究竟谁在“杀敌八百,自损一千”?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